你该学的是FQ



我们一辈子都在用我们的IQ奋战,但有IQ、没FQ,你的人生就像阿基米得的杠杆般,找不到一个支点来撑起你的财富。

一个有高IQ、一份年薪百万元以上稳定收入的教职工作,而且还继承一栋在新北市永和精华地段3层楼透天厝的人,应该可以成为「富爸爸」吧?

答案还是不行。《今周刊》第795期封面〈高职老师聚宝盆资金配置法〉主角陈重铭,分享了以下故事:我的好朋友兼好同事X先生,两年前如愿从新北市的学校调去花莲的学校。

X先生一直向往东部好山好水的田园生活,数年前花了400多万元在花莲买了一块地。两年前,X先生终于等到梦寐以求的转调机会,他计划在所买的农地上盖民宿,除了自住外还可以做生意,预计总工程费用高达1千多万元。工程发包后,他兴奋地告诉我这个决定。

我一听到就问他,1千万元哪里来?他开心地说,妈妈要把一间永和3层楼的透天厝过户给他,他就用那间透天厝向银行贷款1千万元。我听后,力劝他不要这样做,并建议他应该把花莲农地卖掉(卖掉估计可净赚300万元),然后拿这笔钱的一部分把永和透天厝隔成10间房间出租,保守估计每个月可收租7至8万元。加上他教职每年约120万元的收入,年收入将可轻易突破200万元。

我继续分析给他听,卖地所得700多万元,拿200多万元装潢隔成小套房,剩余500万元,加上每年收租的80万元,跟着我学做投资,每年领个5%至6%的现金股利没问题。这样做,不仅马上脱贫成为有钱人(X先生一直因为农地、房贷及儿女教育费处于财务吃紧状况),你的子女们也会跟着你一起脱贫。喜欢田园生活是吧,每年30至40万元的现金股息进帐,就可以让你们全家住遍全台湾最好的民宿还有找!

然而,X先生还是不愿采纳我的建议,他宁愿背着1千万元的新贷款,持续过着现金吃紧的生活,实践田园之梦。

这是个人的价值选择,我也只能在台北祝福他,祈祷他的民宿生意兴隆。

每个人一生中总会面临大大小小的财务抉择,小到存钱,大至像X先生所面临到要不要砸千万元盖民宿的问题。能帮你做出正确、效益最大的抉择并不是IQ,而是FQ。IQ是遗传的,FQ则是后天学来的,高或低完全操之在己。

陈重铭说,FQ的威力,绝对比大部分人想的还要强大。他以自己的母亲为例说:「我的母亲教育程度不高,却因很早就开始股票投资,在台积电未上市前、90几元时买了20张,除了分给4名子女外,自己迄今还有数百张台积电股票,每年坐领现金股利上百万元。母亲财富的成就,不逊于受过高等教育、担任高阶公务员,还当选过台湾10大青年,但主要以定存与买房为主的岳父!」


那么,到底FQ是什么?为何它是左右一个人往富走,还是往穷走的一股最大力量?按照《穷爸爸,富爸爸》作者罗伯特.清崎(Robert T. Kiyosaki)的解释,FQ就是一个人认识与驾驭金钱的能力。

认识与驾驭金钱的能力真能对一个人的财富多寡有关键性的作用吗?一个口袋没什么钱的穷爸爸,能透过FQ的提高,变身富爸爸吗?



新观念1:懂得潜在价值
100元是贫与富发展的起点

这个很难令人置信的命题,不仅在陈重铭的母亲印证,也在陈重铭身上印证了。因为20几年前,陈重铭刚踏入社会时,也只是一个月薪3万多元、为了养家餬口而省吃俭用的穷小子。现在的他,虽然只是一位高职老师,收入中等,但却是手握3千万股票部位、每年股利进帐高达150万元以上的殷实小资族。

之所以能有这份财富成就,主要就是因为陈重铭的FQ高人一等!

相较于文学、哲学、数学、物理学等浩瀚艰深的学问,FQ的道理简单太多,甚至被称为「学问」的资格也没有。因为太简单,学校也不教,于是让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太多学富五车,却两袖清风的清贫族。

陈重铭拿出100元钞票举例说,对一个FQ低的人,100顶多买包烟、再买瓶饮料。但是,对高FQ的人而言,100元是「贫与富」发展的起点。「你不要看不起100元,如果你在18岁那年立志每天省下100元,而且将每年省下的3万6,500元,投资在类似中华电信这种股票,资本利得与股利所得每年以8%计算,到38岁那年,你就比别人多出167万元的财富。」 

看不起167万元?!陈重铭说,很多人到40岁时,都还拿不出100万元投资。他认识一对年收入高达200万元的顶客族夫妻,便劝他们要及早投资,为未来的退休金做打算。没想到夫妻俩却说,缴房贷、养车以及缴太多保费,每月要挤出1万元都很困难。

在低FQ的人眼中,存100元的价值就只有100元,但高FQ的人,却看到20年后167万元的潜在价值。同样的,低FQ的人每花掉100元,只会觉得少了100元;高FQ的人却会对每一笔非必要性的消费,看到「机会成本」的损失。

陈重铭以买车为例说,一般的中产阶级一生中大概要换4辆车(开40年),以每辆车平均70万元、40年累计下来的税金与养车费用,他算过最少要花费1,050万元。高FQ的人会看到这1,050万元40年下来的机会成本,如果以年报酬率6%计算,如果不买车,这1,050万元可滚到4,300万元。

4,300万元就是40年下来买车、养车的机会成本。

「我的秘诀是,在进行每一笔非必要性的重大消费支出之前,会把简单的问题想得复杂一点!」「就读师大附中时就迷上观星的我,一直梦想买一架30几万元的天文望远镜。虽然老早就买得起了,但为何现在还不买?因为我想,买望远镜前如果不买辆休旅车,如何载那架望远镜去山上观星?但买车前得先准备好每年养车的费用,最好是先买间有车库的大房子,所以,等换间大房子再说吧。」陈重铭分享。




新观念2:借钱抵押
精算高报酬与低风险的可行性
 
面对负债,低FQ的人避之唯恐不及,但对陈重铭这种高FQ的人却未必是坏事。他透露,好几年前就开始运用理财型房贷,2009年金融海啸时,甚至把房子抵押向银行借500万元逢低投入股市,大赚一笔。不仅理财型房贷,他也善用自己的公教身分,数次向银行借过小额信贷。像今年,他就借了80万元,买进42张第一金股票参与除权息。

他分析,借80万元年利率约3%、投入现金股利加股票股利殖利率将近9%的第一桶金,他估计,7年后股票将增长至74张。虽然未来7年每月额外多出1万多元的贷款负担,但反而使他更努力兼课,还掉贷款。到了第8年,保守估计累计张数达80张,每年配股、配息将可达9万6千元。

事实上,自3年多前陈重铭的故事被报导后,他的财富又有长足进展。除了之前存的台积电、联咏、新普等总计2千万元的电子股外。这3年来,陈重铭的投资重点放在金融股,主力持股的中信金已累积至350张,台新金100张、元大金90张、第一金则有47张。

「我的故事被报导后,有同事向校长投诉我在玩股票,我非但不气馁,还在学校创办了投资理财社团,有40多名学生参加!」「因为我不只要教学生一技之长,也要教他们脱贫致富!」陈重铭淡定地说。


有IQ、没FQ
就像没有支点撑起财富
 
陈重铭如何教高职生投资理财呢?他笑说:「我跟学生说,『你看学校附近是不是有一家生意很好的饮料店,假设它1年赚100万元,你很想分一杯羹,就跟老板说你要买下他一半股权,1年分50万元,这就是现金股利。有一天老板说,我们再新开一家店,今年现金股利分20万元就好,30万元换成股票配给你,这就是股票股利……。』我在做的就是提高学生的FQ工作。」

我们一辈子都在用我们的IQ奋战,但有IQ、没FQ,你的人生就像阿基米得的杠杆般,找不到一个支点来撑起你的财富。花点时间,就像陈重铭每学期花短短的6堂课教投资理财社团的学生般,来提高学起来一点也不困难的FQ吧。



Photo:Lawrence OP

本文出自特刊 破穷!你打算存多少钱?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
  
留言板


热门分类
Share on Google+

8NET集团为提供最佳的服务,采用网站分析技术,以持续优化会员及用户体验。
若您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隐私权政策
若您未点选“我同意”而继续使用本网站,则视为您已同意本站之隐私权政策。